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头唱歌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日志

 
 

【转载】我的母亲  

2012-09-24 11:15: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呢喃燕语《我的母亲》

我的母亲 - 呢喃燕语 - 呢喃燕语的博客

                 2006年春节母亲和她的妹妹们---我的四嬢和八嬢     

 “1960年初,四川140个县浮肿病流行,死亡率达53.97‰,人口自然增长率为-42.23‰。”这是最近看到的一个关于三年困难时期中央向四川调粮支援京津沪后四川人生存状态的数据资料。

就在那一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在四川的一户农家,两个孩子,大的十岁,小的五岁,独自在家。没有油点灯,夜,漆黑。他们又怕又饿,张着大嘴正哇哇大哭。怎么哭着哭着,嘴里塞进了一个饼子,黑暗中站着一个人。两个孩子的哭声戛然而止,又惊又喜,那个人竟然是他们从天而降的妈妈!

这不是童话故事,这是我记忆中和母亲第一次见面的情景。在恐惧和饥饿中,母爱与食品同时呈现。是现实,更像梦境中的童话。我至今想来还觉得母亲出场的这一幕,很具有戏剧色彩。

母亲把我和哥哥留在外婆家抚养的时候,我只有一岁半。一岁半前,母亲的怀抱有多温暖?母亲的乳汁有多甘甜?我全无记忆。

我终身难忘的是母亲的这个饼子——没有怨恨,甚至连陌生感都没来得及有,小小的一个饼子,就这样填平了母女分离三年多的隔阂。

那天下午,在学校教书的六嬢(母亲的堂妹)病了,我的外婆和叔外婆都赶去看她,到了晚上都没有回来。七十多岁的家祖祖(母亲的祖母)打着火把到地里去给我们找吃的,我和哥哥在家,又饿又怕,两个人一起放开喉咙大哭。后来才知道,母亲的那两个饼子,是她在火车上买的,自己饿着肚子下了火车转汽车,饿了一整天也没舍得吃。母亲走到离家还有好几百米远的大路上,就听到了她一双儿女的哭声,刺耳锥心,急忙跑了回来。

母亲离开家乡是不是第一次回来?这一次,母亲又是为什么回来?我不知道,现在母亲自己也说不清了。

母亲是我们家温暖的热源。我们几兄妹每一次回家,吃过晚饭,都会围着母亲漫无边际闲谈,有各自的奇闻乐事,也有工作和生活的种种烦恼,还有的时候我们互相打趣,亲情弥漫在这些看似没有主题的东拉西扯中。母亲非常享受和子女在一起的时间,还爱带着我们散步,夏天的江边,冬天的城外山坡上,都是我们爱去的地方。我向往回家,或许就是因为喜欢家里的这种气氛?

母亲爱家人爱子女,到了克己的地步。在我们家的餐桌上,如果哪餐饭有人说饭菜少了一点,可能不够。母亲就会马上说,她吃饱了。妹夫无数次讲,母亲是一家人中最愿意自我牺牲的那个人。姐姐回忆三年困难时期,难得吃到肉,母亲的一份定量被姐姐风卷残云还意犹未尽。她突然看到母亲捡起她啃过的骨头自己在嚼。

母亲对于她的母亲和兄妹的爱,真是尽心竭力,很少有人能够企及。她是家里的顶梁柱,家里吃的油盐,用的肥皂,还有针头线脑和缝补做鞋用的碎布条等等凡是居家用得着的,她都会寄回来。

那时收入低,供养人口多。为了省粮食省钱寄回老家,她不吃早饭,把自己的个人需求压到了极限,只有两套衣服轮换穿。到了转眼就忘的今天,母亲谈起那一段生活的艰难还清清楚楚。有一次去农村参加劳动,汗水湿透了衣服,其他同事午休时都回家更换。母亲说,她的另一套衣服刚洗了没干。同事问她为什么不回去,她不好意思说出真相,只好搪塞。

说母亲急家人之所需,想家人之所想,以兄妹的事为己任,一点也不过份。今天的母亲,也得到了她的妹妹和侄儿女们的照顾关爱。也应了一句:对人好,就是对自己好。

母亲对我们四个孩子都很痛爱——这是父亲晚年给出的结论。父亲忙于工作和过分威严,母亲曾经是我们心目中无所不能的依靠。我们所有的事,告诉母亲都能够得到解决。只要母亲在家,我们心里就感到踏实。妹妹七、八岁的时候,母亲出差走了几天,回来的那个晚上妹妹兴奋得睡不着觉。她等我们都睡了,悄悄向母亲打我们的小报告。管家的哥哥,是妹妹控诉的第一个对象,依次是二姐、三姐。这件事后来成了我们兄妹聚在一起取笑妹妹的话柄。我和姐姐十多岁的时候,喜欢瞎折腾,引起母亲的重视。一次,我们对母亲说,自己心脏不好。那时医疗资源稀缺,母亲托熟人帮忙联系,给我们做心电图。检查结果一切正常,母亲说,你们没事找事,让我瞎忙。我和姐姐对母亲说,没病不是很好吗?您还希望我们查出病来?母亲一听,便一笑了之。我们有类似的折腾母亲依然如旧。

母亲喜欢工作,退休后又打了几年工,直到1991年才彻底回归家庭。母亲把援助行动的第一站定在了我家。对于我来说,母亲的到来还真是雪中送炭。大头在市党校学习几个月,家里就我独自带着孩子。母亲来后,有一天我突然生病住院,幸亏有母亲在家帮我照顾孩子。那时没有护工,单位同事轮流来照顾我,给我送饭。好在是急症而非重症,刚出院就忙着迎接国家教委的一项重要的工作检查,家里全靠母亲料理。母亲整整帮助了我三个月,这也是我成年后唯一受母亲照顾的三个月。母亲每天煮好饭会站在阳台上盼我归来。每过一阵,母亲会提出要进城看望妹妹和姐姐。离开我家的时候,母亲会看我家什么东西多,提出她要带给姐姐和妹妹。从姐姐和妹妹家回来的时候,她又把她们有的东西带回来给我。母亲的行为,让我悟出了在母亲心中,每一个儿女都是她的牵挂。

母亲工作泼辣能干,特别能吃苦耐劳。1965年,外婆患直肠癌住院,母亲请了一周的假回来探视。单位领导安排了好几个人分别接替她这一周的工作。她路过领导办公室,无意中听到领导正在说服一个不愿接替的人。领导说,你看看,她一个人干了你们好几个人干的事。你现在临时顶替几天都不肯,如果她把那些多干的事甩出来,你们谁吃得消?

母亲在新华书店工作了几十年,从营业员开始到门市负责人,然后又负责计划发行。图书稀缺的年代,很多书都要按不同单位的级别分发。搞市场经济以后,预定什么?市场需要什么?都需要预判和踏准节奏。我问母亲怎么判断?母亲说,读者是她的老师,几十年工作经历,她有大批的读者朋友,他们可以从不同的领域给予她帮助。很多年后,我的莲表妹的同事,曾经和母亲有过密切的工作接触,谈到母亲赞不绝口。他说我母亲真是能干,一边打算盘核书价,一边应答熟人的俏皮话,还要同时兼顾整个发行部的动静,哪个单位悄悄把别的单位的书拿到自己的户头上了,母亲会立即作出反应。

母亲的娱乐活动很少,最大的爱好是下跳跳棋。她是高手,家里没有一个不是她的手下败将。母亲找不到对手,有时候会说,我真傻,应该让一下,让你们有积极性。说归说,一下起棋来,母亲就只顾求胜,把让的事儿丢到了脑后。

母亲七十多岁的时候,一直让人称羡:年轻健康,比实际年龄少说要小十多岁。拿着老年优待卡乘公交,被售票员误责为她“假冒”。妹妹家住17楼,临时停了电,买菜回来的母亲不肯等,蹭蹭蹭就爬了上去。母亲在小区里步行健身,带动了一批邻居跟在她后面,总是走不过她。母亲勤劳,买菜煮饭洗衣拖地样样都做。这样健康开朗的母亲,我们以为不说长命百岁,健健康康活到八、九十岁毫无问题。


      石头这是我妹妹《呢喃燕语》写的关于母亲的一篇博文,特引过来与朋友们分享。
  评论这张
 
阅读(232)| 评论(8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