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头唱歌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日志

 
 

引用 【随笔】另一种男女情感  

2010-08-21 09:06: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酸李子《【随笔】另一种情感》

 

引用

酸李子【随笔】另一种男女情感

        海莲·汉芙是美国一个穷困潦倒的作家,她需要买很多书,却只有极少的钱。英国查令十字街84号是马克斯和科恩书店的门牌号。马克斯与科恩书店有最全、最廉价的旧书。偏偏海莲·汉芙是一个“厌恶新书的人”,她认为买新书就像衣服没试穿就买回家,令她无法接受。在对“全纽约没人读英国文学”大发了一通牢骚后,她按广告上提供的地址写信到查令十字街84号购书解馋。

       马克斯与科恩书店的一位叫弗兰克的工作人员第一个给她回了信,除了他还有其他五个工作人员也都会回信给她。而弗兰克是一个已婚男人,有一个漂亮的妻子,还有两个可爱的女儿。他给她的回信是纯正的公文,生硬而古板,但他有职业性的细致,却极讨人喜欢。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们就像老朋友一样交谈起来,在信里。有时她会因为对寄来的书不满意而对弗兰克发火,有时也会娇媚地对弗兰克说:“弗兰克,你是唯一了解我的人。”

         海莲·汉芙的恋人死于二战,她终身未嫁。她从未向别人说出她的一切她的心里话,却对弗兰克,或者说对一个地址敞开了自己:我住在一栋白蚁丛生、摇摇欲坠、白天不供应暖气的老公寓里……”而在她打开自己之后,她的心思开始放飞:“请多来信告诉我关于伦敦的一切。我幻想着那一天快点来——我步下轮船、火车,踩上布着尘灰的人行道……我走遍柏克莱广场,逛尽温柏街……”

        连续二十年,查令十字街84号的人们像一个贴心的男人,给她带来了二十年不断的遥远的关怀和祝福。他们甚至会在千里之外想到教她做一种营养快餐。可是谁也无法想象一个一生只与旧书为伴的女人的幸福。对于她的幸福,弗兰克的太太写信给海莲·汉芙说:“不怕你见笑,有时候我还会嫉妒你。”因为有好几次,弗兰克太太发现,书店没人的时候,弗兰克会拿出她的信深情凝视。

        好在,海莲·汉芙骄傲、不媚俗的个性总让她在经济上捉襟见肘,没有数字概念的她根本就不知去英国要花多少钱,也没有这份经济能力。一切依然正常。

        从1949年到1969年,海莲·汉芙和查令十字街84好缠绵了整整二十年。直到给她回复大多数信件的弗兰克离开人世,她也不曾走近这个地址一步。但脚步没有走进并不意味着心灵没有抵达。因为,为了查令十字街84号,为了弗兰克,她看了很多英国电影。弗兰克去世后,她再也没有给这个地址写信,直到她1997年在纽约病逝。

       海莲·汉芙和查令十字街84号的男人弗兰克,二十年高山流水的相交,仿若爱情,却没有沦落为爱情。他们的故事为世间留下了男女情感的另一种版本。

       你不能不相信,这个世间的许多情感并非黑白分明的,也许你们是父子,但如老朋友一样相处,也许你们是夫妻,却犹如父女或兄妹一样生活和交谈。除了这些同一个生活圈的成员外,还有你好些形形色色的朋友,你无法定论你们是什么关系。许多美好的时刻,或心情受挫的时候,你思念一个人,那种感觉仿若爱情的滋味,却又超越了世俗的爱情定义。你们就这么安然无恙地处着,偶尔的问候和祝福,不多的调侃和倾诉,已足够温暖心灵。不必同枕共眠,不必让彼此的生活息息相关,不必把“思念”放在嘴边,就这么安静地保持彼此的联系,一直到老。也许一辈子都从未见面。见面又意味着什么?它的价值真的有我们所想象中的那么有重吗?也许,人都不应该一厢情愿地信任自己的感觉。

       好吧,就这样地往下走吧,就如海莲·汉芙,一个寂寞的女人,却从未打扰一个早已熟悉的朋友的生活。而一个爱恋着那个寂寞女人的男人,也未曾想过放弃自己家庭的美好。一切都是无可厚非,一切都是。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