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头唱歌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日志

 
 

引用 酒话(十)——丙中洛  

2010-01-22 13:01: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一炮三响酒话(十)——丙中洛

      去年春节,和一帮朋友去了一趟云南的“三江并流”地区,所谓“三江并流”,指的是怒江、澜沧江、金沙江被横断山脉挤压过后,在云南的西北部形成的一个巨大的“川”字,类似一个倒霉蛋额头上的皱纹。我们去的是“川”字左边那一撇——怒江大峡谷。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全部阵容(别小看那辆红色的雪佛兰,去年夏天它到过珠峰大本营。)

进入云南后一直沿怒江北上,五天后到达峡谷的起点:丙中洛。

这是一条死胡同,从地图上看,这条“省道”到了这里就莫名其妙地断了,没有了那条红色的细线,四处都没有了。今天我们见到的现实比地图还残酷,它告诉我们什么叫路的尽头!

往西,高黎贡山像一块巨大的门板挡在左臂,山的那一面是缅甸;往北,6740米的梅里雪山冲着我们冷冷地坏笑;往东,是人间天府的四川平原,可前面挡着无数个巨大的搓衣板,后面站着一个7556米的愣小子——川山之王贡嘎山。

那一天,33个白痴站在路的尽头,唉声叹气。离我们最近的是魂牵梦绕的西藏,正北方向,虽然从地图上看只有不到20公里,但横在我们眼前的却是一架不可逾越的天梯……

后来回到大理,依然感到万念俱灰,一个人跑到网吧里给朋友们写下了一句丧心病狂的话:“当梦想近在咫尺的时候,它会突然变得远在天涯。”——我指的是西藏!(写完后就喝得不省人事)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怒江大峡谷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石月亮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贡山——怒江傈僳族自治州首府 ,我们在那儿度过了去年的除夕。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怒族山寨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怒族MM

在百度网上点击贡山,有80%的信息与塌方和泥石流有关。点击丙中洛,说的最多的是——“人神共居的地方”。

从贡山出发,沿着怒江逆流北上,山越来越高、水越来越深、路越来越险、景越来越美……

怒江大峡谷的平均落差是2000米,到了丙中洛,就成了3500米,一切都在放大。进山的车也越来越少,出了偶尔见到被塌方砸坏的本地货车停在路边,基本见不到外地车。

冬天是不会有泥石流的,只有小型的塌方,但阴险得很,一块石头从山上滚下来,砸到谁算誰。

丙中洛是一个多民族的聚居地,傈僳族、藏族、怒族等等,我们的到来令那帮山民直翻白眼:这种小破车你们也敢进?

他们的白眼翻得没错,从丙中洛往上,我们见到的背包客全都在徒步,他们是乘坐山里的货车进来的,无论男女,每人背一大包,睡袋帐篷干粮一应俱全。

当我们的8辆小乌龟再也爬不动的时侯,他们却走上了真正的茶马古道,也走进了我们的梦……

我们这33人中,有2个玩徒步的家伙,都是珠海“徒步之家”里数一数二的人物(光装备就价值十多万),他们之所以参加今年的温柔之旅,完全是为了陪家人散心。其中有一个每晚都和我同房,在我们被大山挡住去路而心灰意冷的那天晚上,这混蛋又很不地道地给了我一刀:“那座山我前年爬过,3个多小时吧,山那边是西藏的松塔,美得一塌糊涂!”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在路上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江边人家在桑拿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抛锚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当代马帮

 一路上的确很艰辛,每天都是起早贪黑地赶路,为的是给沿途遇到的美景多留些时间。每辆车上都配了对讲机,如果前方的车呼叫:“好漂亮!”,大家都停下来拍照;如果前方的车呼叫:“我要尿尿!”,大家就一冲而过,目不斜视。

最难过的还是吃饭和住宿,春节期间,很多地方都不营业,我们人又多,经常是忘记了午餐,用饼干打发,经常是到了深夜,月亮都升得高高的了,我们才找到能住的地方,第二天天不亮全体起床。我们的团队里面最小的还不到6岁,最老的已年过古稀,没人喊过一声苦。

就在我们第一眼看见丙中洛的时侯,老老少少都被她的美貌惊呆了——天啊,再苦也值了!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人神共处”的丙中洛(对比起,我没能拍出她的大气。)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怒江第一湾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桃花岛” (又是一湾)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怒江对岸的“五里寨”,穷得它要死,美得你想哭!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滇西北唯一仍在使用的茶马古道(滇藏线)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气得我们牙疼的驴友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他们还要野炊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唱诗班(唱的是耶稣)

傈僳人只有语言,没有文字。一百年前一个西方的传教士来到这里,按当地人的发音,用拉丁字母发明了文字,到现在已成了法定的傈僳文。

很多时候传教士就是一种狂热的苦行僧,他们的工作作风往往比我们的基层组织还扎实。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实在走不动了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挡住我们的大山

酒话(十)——丙中洛 - 一炮三响 - husbd 的博客

又爱又恨......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