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石头唱歌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日志

 
 

青涩年代的故事  

2009-01-06 19:4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候,常常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而感到骄傲。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国家号召学苏联,鼓励家家户户多生孩子,生了孩子时,国家还要奖励棉布,每家的孩子少则两个,多则好几个。我们从生下来,就注定没有如今的孩子那么值钱,父母亦从没有把我们当心肝宝贝来对待。少了几分娇惯,多了几分铁骨。忍辱负重,吃苦耐劳,艰苦奋斗,任劳任怨,乐于奉献,感恩图报,是我们这代人共有的特质。在布满荆棘、崎岖坎坷的人生道路上,艰难曲折地成长。儿童时代,遇上了三年大灾荒,尝到了挨饿的滋味;青少年时期,碰上了文化大革命,知识越多越反动,欲学无门;花季之年,上山下乡,到广阔天地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在青春期蒙动之时,所受的教育是革命的利益高于一切,一个革命者是不能有半点私人情感的。即使是年轻人谈恋爱,必须把家庭出身和政治面貌作为首要条件来考虑,如若对方再好,家庭出身不好就必须断绝关系,否则就是与牛鬼蛇神同流合污,就会断送美好的革命前程。中外名著,被打成封、资、修的毒草,新华书店不得销售,图书馆不准借阅;抒情歌曲,是黄色歌曲,是靡靡之音,一律不准唱。那时候电视机只有极少的单位有,宣传工具就是高音喇叭。广播里每天播放的歌曲是《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戏剧、电影只有革命样板戏,主人翁不是鳏夫就是寡妇,根本不允许有丝毫描写爱情的镜头。平时的着装打扮更是千人一面,除了青蓝二色,就是解放军的军装。因为当年毛主席在《为女民兵题词》中写道:“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故而全国上下一片绿。女孩子不准蓄长发,全是清一色的短头发,革命头。正是在极左思潮的影响下,跌跌撞撞地进入了人生最美丽的青春时代。

          一九七零年七月初,一同插队的知青都回家了,由于母亲与我约法三章:除了节假日,平时一律不准回家,要在农村好好锻炼,一个人乖乖地留在生产队干活。那时没有电视,就是报纸也不容易看到,党的方针政策、国家大事,只有赶场时,从公社的高音喇叭里听到一点。独自一人在农村,除去干活就是睡觉,百无聊赖。这时,初中时的班长突然大驾光临,到生产队来看我。见他风尘仆仆远道而来,他乡遇故知,心里感到格外高兴。班长特勤快,见地里的红苕该浇肥了,就主动去挑粪施肥,整整忙活了两天,将我们三个女生的四分半自留地全都施上了肥。

          第三天班长说他累了,想休息休息,让我带他去山上转转。我们那儿是丘陵地带,虽然海拔较高,但住在那儿一点也不觉得高。山清水秀,风景极美。春天满山遍野都是盛开的杜鹃花,如火如荼;田坎上栽满了栀子花,栽秧时节正是开花的季节,老远就能闻到花的芳香,沁人心脾。我们俩一前一后在山上一边转,一边聊着班上同学的近况。乡村的初夏,景色很是迷人,处处鸟语花香,苍松翠柏满山岗。山下农家院落的屋顶上飘浮着袅袅炊烟,可以听见远处传来的鸡鸣狗吠声,宛若人间仙境。

          忽然,班长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我,说有重要的话告诉我。止住脚步,静静地等待班长发话。班长看着我,迟迟未开口。见他不说话,就催促他快说。班长迟疑了一会儿,终于鼓足勇气,开口对我说,他非常喜欢我,要求与我耍朋友。我一听,顿时火冒三丈,班长憋了半天,原来是说这种流氓话,简直是对我人格极大污辱。当即义正辞严地告诉他,我们的关系只能是同学,到此为止,其他的想都别想。说完,就扔下他一个人跑到母亲当年搞四清时住过的大队长家去了。大队长家离我落户的地方有五里地远,老夫妇有四子一女,女儿从小多病,未及成年就夭折了,所以他们很喜欢我,(当然这也离不开母亲搞四清运动时,打下的革命基础。)常常接我去玩。

          在大队长家一住就是三天。在这三天里,我心情极不好,十分生气。在初中班里,许多同学在灾荒年休过学,所以岁数比我们这些没休学的同学要大五、六岁,我们在班上要算年龄最小的。班长比我大五、六岁,那时二十来岁,正是追求爱情的时节,而我正是青涩年代,对男女之情既无知又反感,把班长的正常追求视为洪水猛兽,大逆不道,是流氓行为。当时始终想不通自己一惯崇敬的班长,为何堕落到如此地步?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为什么要对我讲如此下流的话?(在我们读书的那个年代,是非常分男女界线的,男生、女生除了同桌上课外,平时是不说话,互不往来的。文化大革命前,由于学习成绩较好,一直是班级里的姣姣者。文化大革命中,父亲成了走资派,我也变成了黑五类子女,在班里的地位一落千丈,经常遭受血统工人子弟的欺负。班长是红五类的后代,在班上威信较高,而且说得起话,每次见到工人子弟欺负我们时,都要出面干涉、制止,所以对他一直心存感激,视为保护伞。如今他好象变了一个人,也来欺负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第三天傍晚,班长托人捎信,说他明天就要离开了,叫我当天晚上无论如何也要回知青点去。原以为班长早就回去了,谁知他居然没走。我很不情愿地回到知青点,房东告诉我,班长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在床上整整躺了三天。见班长不吃不喝赖在这儿,心里很不是滋味。又气又恨,就去地里掰了一些嫩包谷,边煮边告诉他,明天无论如何都得离开,我不欢迎他再在这儿呆下去了。吃过晚饭,班长告诉我既然不欢迎他住下去,明天一早即走。他没食言,第二天吃过早饭就离开了,走时还让我去地里掰了二、三十斤嫩包谷,由他带去给我的父母、妹妹尝鲜。

           班长走后,我们再也没单独见过面,由于不在一个城市工作,春节回家时偶尔在街上碰见,相互间点点头便匆匆离去。说来有趣的是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当年招工时,本应与班长同厂,体检过关后,招工单位去父亲单位政审时,造反派说我是走资派的女儿,QY厂是国防工业政治要求极严,就没敢录取。

          参加工作后,当我走过人生的青涩期,开始进入谈情说爱的岁月,才逐渐意识到那时对班长实在是太过分了,太没有礼貌了,太不应该了。人人都有追求爱情的权利,要尊重别人的权利,为当年的荒唐举动深感不安。心里一直对他心怀愧疚,想对他说声对不起。及至三十多年后,才有机会如愿。

          班长供职的单位与另外几个厂合并,组建DJ集团,由N县搬迁到巴南区,班长的家也于几年前搬到重庆。得知这个消息,辗转从别的同学处要来了他家的电话号码,立即给他打电话,告诉他要向他负荆请罪,班长说负荆请罪就免了,我能来,他就非常高兴,欢迎光临。当按照约定的时间抵达时,班长已在车站等候多时。班长告诉我,接了电话,得知我要来看他,激动得一宿未睡,几十年没见面,也想看看当年这朵带刺的玫瑰如今变成什么样了。听完班长的开场白,迫不及待地向班长说对不起,班长说知道那时年纪小,不懂事,他早已在心里原谅了。况且事情都过去了这么多年,就不要再提了。如今他和老伴早已退休,女儿在深圳某大型企业做人事主管,女婿是同单位的部门经理,一家人生活非常幸福,并告诉我邀请了许多老同学一道欢聚。同学相见时,在刚一见面的瞬间,大家都不敢开口,迟疑片刻,才能从脸上依稀可见当年的模样。离校时是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而今重逢,皆是鬓角染霜,年过半百之人。“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那天我与班长及十多个同学整整玩了一天,很晚才回家。虽然人较累,向班长表达了迟到的歉意,了结了多年的心愿,感到释怀。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